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

第三十六章 贪狼之心

  左小多笑得一脸正义:“不用不用,相逢即是有缘,昨天出手也不过是仗义而为,小姐姐这么漂亮的人,怎么能被人偷走钱包?那是肯定不可以的。”  顿了顿,偷偷观察一下,道:“小姐姐你不必在意。你这么漂亮,就算没有我也会有别人出手。恩,要不咱们加个好友?以后常联系?如果小姐姐实在觉得过意不去,想要表示一下的话,只要请我吃个饭就好,但说到感谢这个,就不必了。”  “咱们就偶尔吃吃饭?逛逛街?喝喝咖啡?泡泡吧?”左小多积极建议:“都可以的。”  少女微笑了一下,对左小多说的话完全不做任何回应,只是自顾自地说自己的话:“我也没什么拿得出手,只想要送你一件小礼物,聊表心意,希望你不要嫌弃才好。”  “心意,礼物?”左小多眯起了眼睛。  隐隐感觉不大对。  这个少女,貌似……有些木讷的样子?看上去,除了感谢我,别的啥也不会说了?  只是很执着的要送东西……  这很不对劲。  就像是……左小多心里不断思考着,终于得出一个结论:就像是一个傀儡,在被人操纵着,单纯的执行任务一般?很是机械。  少女伸出小手,缓缓摊开,但见其手心中的乃是一枚晶莹剔透的玉坠。  此际已是夕阳西下,更兼位处角落,周遭能见度,光亮度绝不是很好,但这玉坠散发出莹莹光华,流光溢彩,令到周遭近乎昏暗的氛围骤然明亮起来,有一种阳光下的水晶的效果,一看就是稀世之珍,非同凡响!  左小多吓了一跳。  这一看就是好东西……难道是定情信物?  那我更不能要了!  念念猫要打死我……  “这个给你,聊表寸心。”少女微笑着:“要不是你,我的钱包只怕就真的丢了,那里边可是有我爸爸妈妈唯一遗照。”  左小多连连摇头:“不行不行,这太贵重了,这绝对不行……哎,小姐姐……我看你面相,可不像是父母双亡的人啊,你说的父母双亡,是养父母吗?”  少女的脸色登时就黑了,咬了咬牙道:“你还会看相?你还真是多才多艺啊!”  左小多察言观色,郑重道:“小姐姐,你可以找任何一个相师去看,只要稍微懂得的,就能看得出来,你不是父母双亡的孤寡面相。所以,如果你说的遗照是真的,那么,就肯定是被人骗了。”  “要不然,就是你在骗我?”左小多笑笑:“我觉得……小姐姐说的是真的啊。”  那粉衣少女愣住。  灰色的眸子盯着左小多,居然缓缓的变了颜色,变成正常人的颜色,脸上露出来疑惑之色:“我不是孤寡面相?”  “不是!”  左小多很肯定的说道。  少女犹豫了一下,咬着嘴唇,神色居然一时间有些茫然,从怀中掏出手机,操作了一下,就放了回去。  神色慢慢的镇定下来,将玉佩塞了过来:“谢谢你,收下吧。”  左小多何等伶俐,眼疾手快的抽身后退。  他总感觉碰到这个玉佩会发生很不好的事情,包括被打死或者其他不好的事情都有,干笑道:“小姐姐,如此谢礼我是真不能收……昨天初见,今日再会,真是有缘得很,我便赘言奉劝你一句,快走吧。再等等天可就黑了,你一个单身女孩子孤身在外,多危险啊。”  少女的眼神危险起来:“你收不收?”  “不收不收,词不达意,德不配位,礼不合情,都是惹祸根源啊!”  左小多摇头如拨浪鼓。  开什么玩笑,就只是帮忙追回钱包的小事,你就送这么贵重的礼物?  这还是聊表寸心?!  就算我长得帅,也不能让你这么的糊弄我,这其中定然别有蹊跷!咱俩感情没到那地步啊……  更别说这个玉佩看起来不错,但内蕴之氛围却给人一种很诡异的感觉,绝非善类。  少女哼了一声,强行将玉佩扔了过来:“反正给你了,你爱要不要。”  话音才落,转身就走,移动速度之快,远远超出左小多的想象,一闪就没影了。  左小多飞速一闪,玉佩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看着地上的玉佩,叹口气:“阿弥陀佛,我昨天已经得到了酬劳……若是再受此礼,便是贪婪了。”  说罢,径自转头而走,全无恋栈之意,对于地上价值连城的玉佩,恍如不见,就那么扔在了那里不管了。  这时,背后传来一声轻笑:“狗哒,你挺不错。”  左小多转头寻声看去。  只见刚刚离开的那少女,又一步步的退了回来。  她一步一步的往后退,每一步,都极为小心。腿撤回,脚尖点地,点实了,才缓缓将脚掌落下,最后,脚后跟完全着地后,另一条腿才开始往回撤。  脸上神色,倍显紧张之色,灰败的两眼更是直勾勾的盯着前方。  而她之前方,一道白衣人影卓然而立,正站在巷子口位置。  一股清寒之意,亦随之扑面扑来,牢牢地锁定了粉衣少女。  来人不是左小念,又是何人。  粉衣少女原本全无表情的一张脸写满了紧张恐惧。  左小多的脸上,也顿时写满了紧张恐惧。  左小念……  她怎么出现的这么及时?难道她一直跟着我?  那我说……我姐那啥……的时候?  她应该没听到……吧?  在左小念冰寒的气势持续侵袭之下,粉色衣服少女只感觉呼吸艰难,连动一根手指头,都是不敢,更不要说翻身抓住左小多做人质应对危局之类的想法了。  面对的左小念一步步逼近,那粉衣少女唯有一步步往后退;所有的战斗心思,全都消失得一干二净,唯余无穷无尽的恐惧。  对面缓步而来的左小念,看起来娇弱的躯体,却好似是整片天空都压了下来,强势压在她的心头。  左小念看着地上的闪闪发光的玉佩,淡淡笑了笑:“贪狼之心……你是贪狼巫门的人?这一代行走世间的种子门人?不过……既然能允许行走世间,更潜入炎武内部,直入凤凰城的种子门人不应该这么弱吧?”  左小念皱皱眉,歪头:“不能是分身吧?”  粉衣少女脸色铁青,眼神也再不复原本的灰蒙蒙,取而代之的是警惕与恐惧:“你……你是什么人?!”  左小念淡然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你现在该担心你自己的小命才对吧,贪狼巫门……你是怎么越过防线,进入内陆的?你现在,已经发展了多少人?”  “你叫什么名字?此来根本目的为何?”  “你们这次过来了多少人?”  “昨晚上,一个盗窃团伙突然被覆灭,是否与你的钱包失而复得有关?是你干的吧。”  左小念这会的声音很轻,很柔,同时还很冷,便是左小多听了,也有一种不寒而栗的特异感觉。  “他,他破坏了你的计划么?哦,为什么是贪狼心而不是贪狼魄……想必他破坏了你计划,你的最后一块贪狼之魄没有能顺利送出去?所以你要用贪狼法阵的主心来收割掉意外?”  左小念缓缓逼近:“所以,你被反噬了?”  “令到你的计划破产,更遭到了反噬,恨其入骨,乃属必然,所以你专门来找他,送出这块贪狼之心……或者该说是,他破坏了你计划中的最重要一环,以至于你必须要从他身上来完成,才能收尾?”  左小念缓缓地说着。  虽然看似是在面对粉衣少女不断地逼问,但是左小多知道,姐姐此刻所说的每一句话,骨子里都是在给自己上课。  “贪狼法阵,乃是贪狼巫门的惯用手段。以贪狼法阵为引,以贪狼之心为主,散发十颗贪狼之魄,引动十个人的贪心,再利用事先布置下的十人血脉贯穿阵法,引发贪狼心共鸣;一旦阵法启动,分散出去的贪狼之魄会即时引爆,令到寄主瞬时毙命,而贪狼魄会带着这些人的血气精魄回归,这番操作之余,却能令到布置阵法之人的修为猛涨一截,堪称是损人利己阵法之中的典范!”  左小念缓缓道:“但这贪狼法阵的布置,看似简单便捷,实则有两处关窍至关紧要,便是首尾的处置;首为阵法之根,无此定位,阵法无从开启,而尾为阵法之本,唯有此魄周全,才可令阵法完美收官……而布置阵局的寄主,反而是末节,随便什么人什么修为都无关紧要,只要寄主始终贯彻贪婪之心就好,而这,就是贪狼之阵的真相。”  “贪狼法阵,在中原地界已经好久没出现了。”  “据说……贪狼十绝阵在引发之后,除了提升贪狼巫门的人修为之外,还能剩下一颗精粹的贪狼之心或者是重新凝聚一颗?”  左小念这次是真的在问粉衣少女:“而这颗最后之心落在谁手里,便要受你永世驱策?”  粉衣少女满脸恐惧愈甚,咬着牙道:“你到底是谁?我根本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我只是来报答帮我追回钱包的恩人,仅此而已。”  …………  <不明白出来个女的你们就说是女主后宫什么的,猜测的太离谱了,我是写那种后宫种马小说的人吗?  我很愤慨,你们对我太不信任了!所以给点推荐票安慰吧……>  
推荐阅读: 《大道朝天》 《惊天剑帝》 《狂武神帝》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