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

第一百六十九章 吓了一跳

    说起这岛国百鬼夜行,其实也是从华国传播过去的,最早是出现在东晋《搜神记》中。     另外《韩诗外传》也有记载:鬼者,归也。其精气归于天,肉归于地,血归于水,脉归于泽,声归于雷,动作归于风,眼归于日月,骨归于木,筋归于山,齿归于石,油膏归于路,毛发归于草,呼吸之气化为亡灵而归于幽冥之间。     这些都是低级精怪,却被阴阳师们随意操控,吴律心想,如果不让他们见识下本国玄法的威能,还真当天朝无人。     于是他右手捏指诀,左手提炼五行之气,严正以待,脸上露出神秘的微笑来。     霎时,藤蔓飞舞,如地蛇袭来,看样子是名为\'木魅\'的妖怪。     然后那声口哨继续响起,犹如空谷鸟鸣,幽幽凄凄的让人反毛,看来这是百鬼中的\'幽谷响\'。     接着从竹林深处慢悠悠走来一位童子,他身材很矮,手里却端着一根狼牙棒,瞧那样子是\'山童\'无误。     就在吴律以为结束的时候,妖物陆续有来,绿火扑翅汇聚鸟型,那是\'青鹭火\'。     还有一头巨大妖物,样子恐怖吓人,印象中这便是\'见越入道。\'     其余还有几头,不过吴律已经叫不上名字了,唯一可以肯定的,也都是百鬼里比较低阶的存在。     “看来是被人小看了!”吴律喃喃自语道。     身边被瘴气围绕,足有八头妖物,而且还被下了结界,外界很可能看不到里面的事态。     这简直就是逼杀阿,如果换作寻常人等,见到如此光景,百分百要精神错乱,但是自己绝非常人。     只见吴律轻而呼之,遥引九天之雷,以无上道法敕令,尽展雷神之威。     “玄天妙法,九天之雷,破一切诸妄!破煞神雷!”     吴律一手指天,敕令念完,空中忽然亮如白昼,然后紧接着就是一声破空闷响。     一道黄雷从天而下,先是击碎结界,然后砸于面前众妖之间,那些可怜的低等妖鬼还没明白啥情况,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我是不是过分了点!”吴律看着眼前的一个大坑,不好意思地抓挠了一下额头。     这个时候,由于对方所设结界被破,先前的朦胧感已经荡然无存,周遭的景色也慢慢发生变化。     再也不是一层不变的竹林,现代化的装饰也逐渐显露出来。     路灯、长椅、休息亭!     “我的确低估了你!”从休息亭那边传来一声绵绵的叹息。     吴律循着声音望去,休息亭里有个人影,正背对着自己,而且说话的音调就和役小云如出一辙,看来就是他没谁了。     更关键的是,在役小云旁边还有一个人影,正是月灵师姐她人。     不过师姐她正歪靠在柱子上,好像失去了意识,陷于昏迷之中。     更关键的一幕,此时月灵师姐衣衫不整,好像被人猥琐过,在场的除了役小云外,也没其他人了。     混蛋!吴律心里骂道,这家伙准是对月灵做了不轨的企图。     想到这里,吴律纵身而上,快速冲过亭中,横身挡在月灵面前。     此刻他也看清了眼前这人的容貌,就着月光,他有一丝异样的凄白。     也许是常年与这些阴寒之物相处,阴阳师都是面如白纸,让人多少有点害怕。     “看够了没有!”役小云察觉到吴律的眼神,却莫名其妙怒从心来。     他话语一落,整个人忽然侵身而上,一只仟细的手掌扣在吴律右肩上。     速度好快,吴律刚好反应过来,却感觉他一只手已经探在自己腰间,抓住自己的皮带顺势一扭,想把自己掀翻在地。     这是岛国柔道!吴律知道这是以\'摔法\'与\'地面技\'为主的格斗技,也是岛国自豪的国术。     但是他没想到役小云身材柔弱,却会如此娴熟,冷不防着了他的道。     不过自己也不会坐以待毙,就当身体要被抽离地面的时候,他忽然使了个\'千斤坠\',气灌双脚,身体立刻加重。     吴律身子一沉,却苦了役小云,因为柔道讲究的是协贯性,他中途受阻,就像被人猛拽了一下。     役小云自己却失了身形,踉踉跄跄地晃了几下,一屁股闷坐在了地上。     “学艺不精,就不要出来献丑了!”吴律呵呵笑着,转身想去唤醒月灵。     “你这混蛋!”役小云猛然爬了起来,身段灵巧地抢在吴律身前。     他伸手再扣吴律脖颈,右膝抵在了他的腰间,吴律心中对他实力有数,也不阻挠,仍他摆布。     役小云这时连吃*奶的劲都用上了,就是搬不动吴律,顿时白净的脸上挤出了红晕。     “岛国有柔道!我们也有擒拿手!”吴律笑了笑,浑身一抖,就错开了役小云的钳制。     然后他回过头去,双手如电迅出,紧紧地扣在了役小云胸前,顿时一股酥软柔粘的感觉从指尖传了过来。     这种感觉!这绝不是胸肌该有的柔软度,吴律整个人都傻了,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双手略微加大了些力度,再次确认之后,忐忑地看着役小云娇羞的面孔,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     “你这混蛋!你要捏到什么时候!”役小云怒喝一声,顿时甩来一巴掌。     吴律本来是能躲开的,不过沉浸在满心的疑问之中,以及双手舒服的感觉上,居然就这样挨了一巴掌。     直到被打之后,他才恢复了理智,连忙松开双手连退了几步。     吴律直到这时才反应过来,原来役小云是个女人,那先前的担忧也就不成立了,女人对女人也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你就是禽兽!”役小云眼中带泪,捂紧了胸口。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你欺人太甚了!”吴律虽然心有愧疚,但是脸上依然是一副义正严辞的态度。     “我可不管那么多!这个女人我已经喂了毒药!想救她的话,乖乖就范!”役小云嘴角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来。     她心想幸好自己留了后手,虽然在术法和体术上都输给了眼前这个男人,但是只要有人质在,她就一定稳操胜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