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网游

第14章 寻觅之旅

  一、  遥远的世界尽头有一个国度,名为遥远之国。  遥远之国曾经饱受内战之苦,内战原因为“N王子夺位”。于是,这个国家好不容易再次统一起来之时,新的法典第一条被确定为:本国不得出现第二王子,除非第一王子夭折。  国王与王后,请你们小心翼翼地生继承人吧~~~~  那公主呢?哦,公主不受限制,反正她要外嫁的,对不?  时间推移,在遥远之国发展的鼎盛时期,年轻的新一任国王迎来他的第一个孩子。  “是小王子还是小公主呢?”俊美的国王爸爸既紧张又期待。  终于,房间里传出了婴儿的哭声,侍从惊惶地跑出来:“国王,不好了!王后生的是一对双胞胎……王子!”  双胞胎……王子!!!  也就是说,王子数目为二!!!  再明确地说,其中一个小王子必须从出生起就被扼杀!!!  国王万分忧郁!!!!  他的孩子们是如此可爱!看,第一小王子像牛奶糖一般可爱,第二小王子像巧克力糖一般可爱!小小的甜甜的他们吸吮着彼此的手指头~~~~啊啊啊啊!怎么能~~~~怎么能~~~~  于是,国王向外宣布:“全国狂欢三天,庆贺遥远之国的小公主与小王子一同诞生!”  公主姐姐取名为阿斯普洛斯,意为“白色的公主”。  王子弟弟取名为德弗特洛斯,隐含“第二王子”之意。  二、  十多年以后,整个大陆的王子都人手N幅画像,那是遥远之国阿斯普洛斯公主殿下的画像。  国王再次忧郁,因为很多使者造访遥远之国,他们目的相同,那就是替他们的王子向公主殿下求婚来着。国王一一礼貌推辞。  不但国王推辞,甚至国民们也拒绝,他们对各国来提亲的使者们态度恶劣,几乎恶劣得提起扫帚逐客。  某个使者不解,质问原因,国民告诉他:“阿斯公主将是遥远之国的女王!”  使者脑门冒问号:“你们不是有德弗王子么?”  国民:“德弗王子是骑士!阿斯公主的专属骑士!”  使者:“……可否详细告之?”  事情是这样子的:阿斯普洛斯公主逐渐成长,越发美貌无双,被国民们称为“遥远之国瑰宝之首”。他们怎么舍得本国瑰宝流入邻国,因此,全民签名,要求王室立公主为王位继承人。那么,被剥夺了继承权的王子呢?放心,他不会被无视,全民监督着他——王子殿下,成为骑士吧,宣誓永远效忠女王!  幸亏德弗特洛斯生性纯良,他接受了这任务,时刻守候在公主姐姐身旁。  背景介绍完毕,我们的主角们正式开始对手戏。  作为王国未来的女王,阿斯普洛斯公主独占所有光环,“她”却有一个心结,那就是自己的弟弟兼骑士。  “德弗,你有恨过我吗?”  “没有。”  “妒忌过吗?”  “没有。”  “羡慕过吗?”  “没有。”  “真的没有吗?”  “没有。”  “你落在我背后的目光为何如此别有深意?”  “……”  “待我回头,你却转移目光不与我的目光接触?”  “……”  “从什么时候开始,你不再愿意与我同桌而食同池而浴同床而眠!?”  “……你只需知道,我是你的专属骑士,永远效忠你,永远。”  三、  上述那样子的对话进行到第N+1次时,阿斯普洛斯公主正在浴室泡花瓣浴,德弗特洛斯骑士当然就是抱着剑守护于门外。  公主非常不满骑士第N+1次相同的回答,“哗啦”地从水中站起来,大声说:“我的专属骑士,口讲无凭,你得用行动证明你专属于我!”  面对如此多疑的公主,骑士无辜问:“你想我怎样证明?”上刀山还是下油锅?  “你进来。”公主如此说。  由于公主的身体“特殊”,不允许侍女在场,平日伺候“她”更衣的其实就是这位骑士了。  骑士就像平常那样推门而进……但是,他瞬间愣着了。  今天的公主与平常不一样!真的不一样!!!  公主弯起一侧唇角:“你问怎么证明?就在今天,把你的心与身体都交给我!”  ……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据花园里的花匠们说,公主的豪华浴室里忽然发生了轰动,貌似是一场打斗,最后浴室被摧毁了,被剑与魔法摧毁了!原因?不明。  就在浴室事件的次日,阿斯普洛斯公主忽然宣布:“告之本大陆的各位王子们,本公主将举行比武招亲。”  此消息一出,整片大陆沸腾起来,各国王子飞奔而来。  遥远之国的国民们进行着大讨论:  “怎么能!?我们的女王怎么能够嫁出去!”  “不一定是公主嫁出去,可以是王子嫁进来!”  “公主英明!开始为下一任继承人作准备了~~”  “那我们的公主的骑士怎么办?”  ……  他们的公主的骑士此时正在质问公主:“为什么!?”  公主优雅地摆弄下午茶,回答:“我的骑士,我劝你不要问太多,而是好好休息,因为即将进行的比武招亲并非是众王子间的比武,而是……”  新的消息马上传出去了,即将进行的比武招亲并非是众王子间的比武,而是……哪位王子能够打赢公主的骑士,便能够成为公主的入幕之宾……女王嘛,一妻多夫也不是行不通的。  可是……在遥远之国的国民心里,公主殿下是圣女一般的存在!于是,国民们齐呼:“德弗特洛斯骑士!你一定要打败众王子!你一定要守护公主的贞操!”  阿斯普洛斯公主继续下午茶,她把一杯热可可倒进一杯牛奶里,搅均,又分成两杯,一杯给自己,一杯给骑士,说:“我的骑士,若你不在乎我,可以选择全败。”  德弗特洛斯骑士紧扼手中的剑,无言望天。  深呼吸一口气,准备好了,迎接那即将到来的车轮战!  四、  王子的定义是什么?  嗯,在本故事里,国王的儿子、孙子、曾孙子都是王子,也就是说没有年龄限制,也没有样貌限制以及人品限制。  啧啧,比武招亲现场,一看望去,可谓良莠不齐。  遥远之国的国王、王后、大臣、国民以及猫猫狗狗均黑线,想:如果有下次,第一轮面试是绝对必要的!(有没有下次呢?这是一个问题。)  德弗骑士站在擂台中央,抬头,可见阿斯公主在高高的专属观众席上百般无聊地修指甲。待公主把十指都修剪得漂漂亮亮,终于把目光投下来。平静得近乎冷漠地与弟弟对视一眼,公主以聊天气的语气宣布:“开始吧。”  这绝对是一场不公平的比武招亲,没有错,是“一场”,就“一场”,还不分“上下场”。  只要打败公主的骑士便为胜出,那么,越迟上场岂不是胜算越大?而且,可没有说骑士败了一场之后这比武就结束,骑士即使败给一人,还得接受新对手挑战。最最过分的是——公主没有给骑士休息重聚力量的时间。  遥远之国的国王、王后、大臣、国民以及猫猫狗狗黑线加倍黑线,想:阿斯公主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心高气傲的不屑等到最后才来拾便宜的王子大有人在,他们陆续跳上擂台……这车轮式的PK就不一一作描述。总之,随着时间的推移,德弗骑士的体力接近极限。  “砰!”“卟!”  又一位王子被踢出局,可是,骑士也跪倒在地,仅凭剑柄支持身体不完全倒下。  这是大好机会!不过,没有王子上场了,因为刚才那个就是最后一个了。  遥远之国的国王、王后、大臣、国民以及猫猫狗狗大吁一口气,他们正在欢呼,但公主却冷不丁抢先说出一句:“各位王子,请继续,你们可以进行第二轮挑战。”  什么!?!?!?怎么可以这样子!?!?!?这是所有人的心声,包括有机可乘的挑战者们。  全场鸦雀无声。  德弗特洛斯抬头,注视他的公主:“阿斯……”有一丝鲜红从他的嘴角滑下。  阿斯普洛斯皱起眉头,一手扯紧衣襟,脸色苍白,好像很不舒服。太阳太猛烈?顿了顿,他展开扇子,半遮着脸庞,冷冷说:“开始。第二轮挑战。”  “等一下!”有一个貌似是人的生物,骑着一匹貌似是马的生物,踱了进来,“抱歉啊抱歉,我迟到了。”  五、  据此人自我介绍,他是住在本大陆最最偏远的王国的“王子”。  仅一眼,大家可以确定他也是整个大陆长得最最WS的“王子”。国王、王后、大臣、国民以及猫猫狗狗异口同声:“哪来的垃圾!滚出去!”(喵!汪!)  阿斯公主却说:“原来还有一个,那请上场。”  此人爬上了擂台,环视一下,目光落在德弗骑士身上。伤痕累累的骑士勉强站起来,握上他的剑,眼神是忍耐的、倔强的、愤怒的……  “啊啊。”这个被众人目杀中的家伙忽然眼睛一亮,朝观众席喊:“美丽的公主,我有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  “待会,我打败了骑士,请你带着骑士一起嫁给我。可否?”  国王、王后、大臣、国民以及猫猫狗狗:“……”(吐槽不能)  诸国王子:“……”(同样吐槽不能。)  所有人都“……”的同时,明朗的天空忽然乌云漫遍,隐约有电光划过。  阿斯公主收起扇子,说:“这个请求嘛,我让另一个人回答你。”  “谁呢?在哪?”  “在你的头顶。”  此人便抬头了……他看到了一道闪光!  光的速度永远快到声音的速度,当劈啪之声传到众人耳里时,他们已经看到擂台上有一块类似人形的黑炭散碎开来。  掌声响起,大快人心。  不过,众人马上收起了掌声,因为他们发现异样了,怎么……天空压下来!!!乌云居然以无限低的距离压下来了,整个会场成了黑夜。  一个无法形容的刺耳声音在黑暗中响起:“啊哈哈哈!我的公主,游戏结束了吗?来吧,随我而去。”  “好的。”这是公主的声音,非常愉悦的样子。  一阵狂风随即卷起,让众人不得不抱紧身旁物品缩成一团,等一切平静下来后,大家在一片狼藉发现阿斯公主不见了!!!  六、  在后来很多年里,众人传言曾经的遥远之国有位美貌无双的公主,名叫阿斯普洛斯,她被魔王迷惑了,她设了一场虚假的比武招亲,虐待了忠诚于她的骑士,戏弄了所有前来的王子。然后,她随魔王而去,再也没有归来。  当然,这是后话,我们回到大家发现公主不见了以后的时间段里。  德弗特洛斯草草包扎了身上的伤痕,他要出发去拯救公主姐姐。  魔王真的存在吗?  也许吧。  毕竟,这世上存在着太多不可思议之人,例如说居住在本大陆某个开满荷花的湖泊旁的……长有一头美丽金色长发的……和尚。  “阿释密达!”德弗特洛斯踢门而进,“阿斯普洛斯的去向,告诉我!”  “噢,原来是遥远之国的第二王子。”阿释密达聊天一般,“你是否还记得我当年赠给你的话:未来是可变的,过去决定现在,现在决定未来。现在的下一刻,将有无数多个变数,决定无数多个未来。”  这也许是一个秘密,在数年前,二人便认识了。阿释密达是一个预言者。说是预言,貌似不合适,因为他说他可以看到很多个未来。  那时候因为一时的好奇,德弗特洛斯向阿释密达讨要预言——关于自己与阿斯的未来。  他得到的预言之一是:【遥远的国度,双生的人儿,你们尽情的相亲相爱,将以失却这个美好的国度为代价。】  他后悔了,这个预言束缚了他。  回归正传吧。  德弗特洛斯:“不要废话了,你只需告诉我阿斯普洛斯的去向。我要把他扛回来,我要让众人知晓他是真正的王子,我要他光明正大地掌管遥远之国。”  阿释密达:“那你呢?”  德弗特洛斯:“王子不需要骑士,届时,我可以选择退场。”而且,阿斯普洛斯从来便不需要骑士,他擅长魔法。  遥远之国不允许第二王子的存在,那么,自己离开遥远之国总该行了吧。德弗特洛斯的这个想法顺应了预言之二。预言之二的内容基本与预言之一相反就是了。  阿释密达提醒:“你是否想过:如果第一王子选择退场,那么,遥远之国就是第二王子的。”  啊!!!德弗特洛斯瞪大眼睛。  “所以,德弗特洛斯,你回国去吧。”阿释密达送客了,“这是阿斯普洛斯的真正想法,他把遥远之国让给你。你这一身伤痕,也不过是他为了让你恨他而设的手段。我在多年前的‘过去’便看到这一段‘未来’,台下的你力歇跪倒在地,席上的他痛彻心扉。那是双生子的心电感应吧。他为何自找苦吃?”  想起来,那时候,绝望的自己抬头质问,目光里的阿斯普洛斯脸色苍白。  “告诉我!阿斯普洛斯的去向!”  “未来是多变的,他前往的方向也是可变的。”  德弗特洛斯转身就跑了,他不是回国,而是踏上真正的寻觅之旅。他写了一封信代替自己回国:『父王,母后。如果999天以后我没有带着阿斯归来,那么,我们永远不会归来了。届时请您们另行制造继承人吧。』  阿释密达笑了笑,因为他在目光到达不了的世界中看到德弗特洛斯朝着最美好的那一个未来进发。  ——阿斯普洛斯,我一直不敢爱你,也不敢接受你的爱,是因为不想你失却这个国度。为何,你却随手把它甩了呢?  ——德弗特洛斯,你这个笨蛋!就为了这个全国上下八卦无聊至极的国度,你不敢爱我也不敢接受我的爱!我还要它来干嘛!  七、  旅人们传言:旅途中曾经相遇那位寻找着被魔王带走的公主的骑士,他步伐坚定。  德弗特洛斯跨越了N座山,趟过N+1条溪河,向N+N人询问:是否见过一个与自己长有相同面容却又比自己漂亮很多倍很多倍的人。  有的人说没有,有的人说有并且指点了大概方向。  这一天,德弗特洛斯到达一个小城镇,看到树下有三个孩子:金发的男孩在画画,紫色的女孩与棕发的男孩围在他身旁追逐打闹。  如常,德弗特洛斯上前询问。紫色女孩与棕发男孩回忆着说好像在前天见过,金发男孩从厚厚的一叠画稿中抽出一张,递上:“你要寻找的人是他吗?”  接过画像,德弗特洛斯双眼倏地圆睁:画中正是日思夜想的面容,然而,为何午夜的漆黑渗染了曾经明净如晴空的发丝?为何黄昏的火烧云融进了曾经琉璃般清澈的眸曈?  “你要寻找的人是他吗?”金发的孩子重复。  “也许……是。”  德弗特洛斯带着这副画像,继续旅程。  想起来了,自己曾经见过如此这般的他。仅一次。短暂的。  当时,以为是一个错觉,也以为那不过是阿斯普洛斯的一个恶作剧。  那一天,德弗特洛斯在阿斯普洛斯的命令下走进了浴室,他瞬间愣着了,浴池雾气氤氲,隐约看到一抹绯红,那是公主的眸。  “过来。”阿斯普洛斯站在池水中,伸手勾勾手指,“就在今天,把你的心与身体都交给我!”  德弗特洛斯不动。他还在消化那句话的真实含意。  沉默。  相持了一会儿,阿斯普洛斯眉头皱起,空气爆起轻微的几道噼啪声。德弗特洛斯便感到自己双脚不受控制地迈起,直达池边。  同时,公主也走向池边,手一伸,一拉,池边的便骑士摔进了池水中。  呛了一口气,德弗特洛斯在惊愣中惊醒过来,他连忙站起来,却被阿斯普洛斯按着双肩推到池边。  温热的水汽随着公主近在咫尺的呼吸扑在骑士的脸上,他连忙别过头去。  “阿斯,不要闹!”  “闹!?”  “洗澡不要洗太久。”  “哈。”一股莫名的旋风自公主身旁旋起。  这莫名的旋风瞬间席卷了整个浴室。窗户爆破,墙壁龟裂。一小块瓦砾砸在德弗特洛斯头上,他抬头,毅然看到天花板摇摇欲塌。  骑士的职责是什么?就是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情况下守护公主!  抛开一切疑问,甚至忽略公主那在旋风中如同渗入墨水般瞬间被染成黑色的头发,骑士迅速扯下自己的披风包裹在公主身上,他抱起他穿过坠落的瓦砾间隙,跃上没有了玻璃的窗户,跳到外面花园中。双足落地的一瞬,身后浴室彻底塌陷。  侍卫们纷纷赶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事!全部走开!”骑士冲到茂盛的花丛中放下公主,不让他的身体被任何人窥视哪怕仅暴露在披风包裹之外的仅是手臂与小腿。“阿斯,玩游戏要看时间地点。”  阳光下,公主的头发回复晶莹的蓝,脸庞却溢起怒容。  次日,公主忽然宣布:“告之本大陆的各位王子们,本公主将举行比武招亲。”  再后来,把众王子耍了一番之后,公主消失了,跟随“恶魔”而去了。  八、  恶魔真的存在吗?  德弗特洛斯在旅程中思考这个问题,他想起自己还是小小少年时,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午夜,阿斯普洛斯坐在床上给他念一本文献中的其中一段。  文献里说:『恶魔,孕育于欲望与执念。』  冬去春来,德弗特洛斯路过一片玫瑰园。  眼角长有泪痣的美丽的种植者看了看他展开的画像,说:“我没有见过他。”顿了顿,又说:“让你失望,我很抱歉,你可以从我的花园里挑选一束玫瑰。”  “你无需道歉……”说到这,德弗特洛斯的目光瞄到了一丛颜色少见的玫瑰上,那是蓝色的玫瑰,蓝得比天空甜美,蓝得比海洋平静。  德弗特洛斯带着这一束玫瑰继续出发,他走啊走,怀中的玫瑰完全盛放了。可是完全盛放之后便是凋谢。  这时,他来到了一片森林前,遇到了一间材质独特的房子。此房子是用书本叠成的,门前有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正一边晒太阳一边阅读。  德弗特洛斯如常展开画像询问,阅书者摇了摇头。德弗特洛斯默默收起画像,对方忽然说:“你的玫瑰就要凋谢了,把它递给我,我可以让它永远保持盛放之姿。”  德弗特洛斯便递上了花束,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急速的风声,几枚赤色的暗器直击而来。他险险地躲开。  一个长有一头毛噪噪头发的年轻人跳出来,喊:“笛子你不能够接受别人的花!”  一番说不清道不明的解释之后,阅书者一脚把同伴踢到树阴下,然后对德弗特洛斯说:“真让你见笑了。”他接过那束玫瑰,对它施了一个小魔法,很神奇地,这束玫瑰变成了冰玫瑰,晶莹剔透,层面分明。  德弗特洛斯道谢后转身继续踏上寻觅之旅,身后二人的对话渐远:  “笛子你真的不能够接受别人的花!你想要我可以送你很多很多!”  “我不稀罕。”  “那你稀罕什么!?”  “什么也不稀罕。”  “我给自己绑上绸带送给你,你也不稀罕吗!?”  “这个嘛……”  “一定稀罕一定稀罕!”  “真不应该与傻瓜对话。”  能够争吵,其实很不错。  最起码,有人与你争吵。  阿斯普洛斯,你到底在哪里?  九、  终于,当时间来到了初夏之时,德弗特洛斯在一个小镇里得到了确切的消息:森林中一夜之间建起了一座高塔,高塔里住着黑发红眸的年轻人,他很神秘,午夜对月而歌,他很可怕,把接近者轰至十里之外。  德弗特洛斯连忙前往,快要走出小镇时,一个小女孩拦截了他的道路。小女孩提着一个绑着鲜红色绸带蝴蝶结的花篮,花篮里是新鲜的花束。  “先生,买一束……嗯……”小女孩忽然又抱着花篮转身跑了。她羞愧啊,因为她看到了德弗特洛斯抱着的那束无与伦比的冰玫瑰。相比之下,她的花不值一提。  “等一下。”德弗特洛斯喊住她,“把你花篮上的那根绸带卖给我。”  到达传说中的高塔前,已经是午夜了。高塔之下长满了各式鲜花。鲜花之外遍布荆棘。荆棘之外是重重林木。  德弗特洛斯没有被轰至十里之外,因为高塔的主人知晓是他。也许高塔的主人早就在等他。等不到的那些午夜里,才寂寞地对月而歌。  高塔的主人,就像传说中的那样,黑发红眸,也如画像中那样,拥有德弗特洛斯日思夜想的面容。  我们姑且称这个高塔的主人为“恶魔”,他由某种执念而生。  恶魔坐在高塔最高一层的阳台上,问:“遥远之国的王子殿下,你不留在那个美好的国度里安坐国王之位,踏遍千山万水跑来干什么?”  德弗特洛斯抬头,说:“生日快乐。”  “你前来是仅为这声‘生日快乐’?”  “我还要送上一份生日礼物。”  “就是你手里的那束破花吗?”  恶魔打了个响指,那束伴随了德弗特洛斯大半旅程的冰玫瑰便粉碎了,化了点点星光飞散而去。  德弗特洛斯握握空空如也的双手,他从怀中掏出一条绸带,又把它缠到自己脖子,然后打了一个蝴蝶结。他抬头,笑笑:“你搞错了,这,才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阿斯普洛斯。”  恶魔笑了。  夜莺唱起了歌曲。  晚风掠过花丛掀起了漫天的花瓣。  高塔上的人站起,跃了下来,翩飞的衣裾展开,如同天使翅膀,本与夜色一体的发丝急速变浅,在水银般的月色下折射出银蓝的光辉。也许受不了高空的风,他闭上眼睛。  德弗特洛斯连忙张开双臂要把他接住。可是,也许是高塔太高以至于产生的重力太大,曾经的骑士被曾经的公主砸倒在花丛里。  阿斯普洛斯张开双眼,把身下之人的久违的面容完整收进自己琉璃蓝的眸瞳中。  “这份礼貌,我收下了。”  “那么,与你同一天出生的我,是否获得回赠的礼物?”  “当然可以。”俯身,两张相同的脸庞无限接近,“我送给你的是:永远的爱……”  多余的语言,隐去。  小小番外  遥远之国的国王王后等了999天,都没有等到任何一个儿子归来。  在这之后,又过了300多天,全国国民翘首期待新的王子/公主降临。  曾经的侍丛奔出来:“国……国王,不好了!王后又生了一对双胞胎王子!”  已经是美大叔的国王囧。  之后的时间里,遥远之国的国民每天都能欣赏活泼可爱精力过剩如同恶魔转生的隆隆公主一日一闯祸,外加天资聪颖纯洁善良如同天使降临的撒加王子尾随补救。  在只属于这两位王子的空间里,发生如下对话:  “隆隆,你这么折腾,将来如何嫁得出去?”  “你才要嫁出去!你全家都要嫁出去!”  “不要顶嘴!”  “哼!”  “这样吧,你将来嫁给我好了。”  “哈哈哈哈你去死吧!”
推荐阅读: 《超神机械师》 《从零开始》 《我的混沌城》 《钻石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