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言情

第296章 :为你浪漫一生

    推荐阅读:             ?    陆婉晴还是呆呆立在原地,不知为何她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可她又一时半会搞不明白到底哪出现差错,灵光突然一闪,对,求婚,邱少泽刚才诡异般的求婚。     沐晓月只负责把她从试衣间拖出即可,时间那么紧迫她才不敢墨迹太久,万一耽误人家娶媳妇这罪孽她可承担不起。     一想到这,沐晓月干脆拉住它的手,在她一脸呆滞情况下愣是把她拖了出来。     沐晓月指尖缓缓推开大门,一缕阳光透过缝隙洒照进来,随后便是一枚枚花朵飘落在陆婉晴身上。     邱少泽站在距离她只有几米的地方停住脚步,性感的薄唇始终挂着一枚浅浅笑意,衣间佩戴一款与西装并不搭配领结,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好像是自己送给他唯一一次礼物。     一双深邃而又深情的眸子,更是因为眼底那一缕温柔而显得愈发迷情专注。     陆婉晴穿着一袭以奇珍宝石为主题的婚纱,在阳光下绽放它独特的光芒,点缀在腰间的碎钻恰到好处勾勒出她纤细的腰肢。     她站在那里,单手捧着一束香鲜花,而垂在裙摆下方的手臂因为紧张而攥紧裙角,她一脸惊愕地望向门外。     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大爷的,邱少泽这个混蛋又闹哪出戏,难不成想吓死老娘我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花朵静静地飞落房中,外面却始终安静无声。     就在这时,突然“砰”的一声,就看见房外的天空中密集地飘落星星形状的气球。     “这……”陆婉晴望着漫天的气球,顿时傻眼,望向沐晓月焦急问道:“不是说是一场婚纱比赛吗怎么冒出那么多大老爷们”     “你男人为你准备的惊喜,喜欢吗”沐晓月贴在她耳边终于说出实话。     陆婉晴表情一愣,乃至唇边那一抹笑意都显得很是牵强。     下一秒,陆婉晴猛地推开沐晓月,提着裙摆不顾一切地往屋里跑去,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要这样做。     一群人惊愕连连,包括邱少泽在内都没有料到陆婉晴会闹这么一出。     陆婉晴不停地摇晃拍打着紧闭的大门,额头佩戴的皇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尤其耀眼,似乎也注定她会成真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老婆。”     邱少泽走到陆婉晴身边,轻声细语安抚她。     陆婉晴站在那里,脑袋里早就一片空白,就连何时被他牵住小手都毫无一点感觉。     两个人视线交流的一瞬间,邱少泽薄唇微动,“老婆,嫁给我吧。”看她点点头,而后又继续说道:“从今以后,这里永远只属于你一个人。”     说完,邱少泽握住她小手覆盖在自己心口处,让她好受自己强而烈的心跳声。     陆婉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眼前这个面容姣好的男人,慢慢抽出自己的手随后主动放到他的手上。     邱少泽牵住陆婉晴的手,终于踏上红地毯,她能清晰感受道炙热滚烫的掌心溢满了汗水。     红地毯两边站满了万千宾客纷纷带着笑容,望向他们。     生平第一次觉得原来走红地毯是那么辛苦的一件事,就连脚步都像是被放慢的镜头,怎么走也无法走到红地毯终点。     “别紧张。     ”     邱少泽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刻意压低声音安抚塔她。     陆婉晴被邱少泽握住手走到最前面,两个人微微弯下腰喊了一声,“奶奶。”     刘淑琴两眼一红,差一点就当场洒泪大声痛哭。     接过红包,两人慢慢转过身来,面对无数双直视地眼睛,陆婉晴真想撂下摊子撒腿就跑,当然这也只能随便想想罢了……     陆婉晴站在那里,感觉这一切还是那么不真实,像是在拍电影一样虚浮不实。     视线落到某个地方后就不曾在移开,只见父亲孤零零一个人站在那里,手不停地擦拭眼角,即便如此她还是清晰看到这一幕。     他的泪,是为谁而流,她吗     终究,她还是不敢随意下定论,毕竟他给的伤害太多。     罗里吧嗦的司仪在一旁说冗长的旁白,以及打动人心的话语,却始终没有拐到正点上。     不知道别人怎么样,反正她是听得几乎快要睡着。     半响,有人端上来两杯红酒,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的陆婉晴,二话不说端起其中一杯咕噜咕噜喝到肚里,这下可苦了待在一边主持婚礼的司仪。     他悄悄挪到陆婉晴的身旁,低声叮嘱道,“咱们这个环节是喝交杯酒,记住是交杯酒。”     说着,司仪拿起麦克风随便找了个话题,为她掩盖过去。     陆婉晴站那不停地掰手指头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只是路过打酱油的串场人员。     沐晓月一脸平静站在那里,忽然看到陆婉晴独自儿喝了那杯酒,一个没忍住就咧嘴笑了出来,却也瞬间湿了眼睛。     “喂,人家结婚你哭个什么劲”卡尔.迪安本想安抚几句,哪想到话从口出却完全变了味。     沐晓月狠狠翻他一眼,小手擦了擦眼角,唇边始终挂着微笑只是声音却是冷冰冰,“去百度找你喂大爷,别在这儿烦我。”     是什么原因让丁浩缺席伴郎,答案似乎已经摆在她眼前,什么非她不可、非她不娶,全他妈的都是骗人的。     姚丽娜自杀没死成,却也因祸得福换来丁浩对她的关心,哪怕无关爱情,可她还是沾沾自喜给沐晓月发来一段视频。     突然响起的音乐声,不仅打断了沐晓月思绪,也让她见证了陆婉晴的幸福。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在充满悠扬浪漫音乐的现场,这尖叫声显得特别突兀,宾客们纷纷起哄大声嘶喊,就连她身旁这位伴郎也跟着瞎起哄,明显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态。     陆婉晴不由得涨红了小脸,眼睛一直看着邱少泽,微红的薄唇微启,即便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可邱少泽还是瞬间会意话里的意思,“怎么办”     “那就只能依着他们亲一个喽。”     邱少泽压低声音说道,明明是打趣的口吻,可落到陆婉晴耳朵里竟然就变了口味。     “邱少泽,你个……”     陆婉晴话还没说完,邱少泽上前把她拥入怀里,手指轻轻捏住她饱满下巴,低头就强势地吻住她的薄唇,疯狂地索取她美好的甜蜜,火舌探进她的唇内,攻城掠地,吻得难解难分,大掌紧贴着她的腰,将她更加用力地往自己的怀里带,分明就是想要把她揉进自己体内。     陆婉晴被他吻得毫无一点反抗能力,本以为只是点头为止,哪想到这个禽兽竟然当众上演一场激情戏。     正当她准备破罐子破摔,闭眼迎合他的吻时,这丫的竟然突然离开她的唇瓣,喘着粗气大声喊了一句:“陆婉晴,我爱你!”     一切像是一场梦,只是这次却是那么真实而又温馨,没有电影中那么浮夸却总会时不时来一点小惊喜。     陆婉晴觉得他们俩一定是上辈子互相挖了对方祖坟,所以才导致这辈子他们必须要经过爱恨情仇,才能携手走一辈子。     “老婆,我爱你。”     每说出一个字邱少泽都会收紧拥抱她的手臂,低沉而又磁性的声音更是传遍婚礼现场每一个角落。     陆婉晴聆听他心口传来的心跳声,鼻尖嗅着他身上独特的气息,游离的思绪刹那间让她回想起第一次见到邱少泽的时候。     她偷偷潜入他房间,偷偷比划掌心大小,最后还偷偷亲吻了他性感的薄唇。     她怎么都没有料到,这个男人会是她日后深爱而又唯一想过度过一生的男人。     “老公,我也爱你……永远都比你的爱多一点。”陆婉晴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动了动薄唇,将那句压在心里很多的话说出口。     婚礼现场气氛也因为陆婉晴那一句“永远比你多”而掀起**,沐晓月拼命地挥舞手中道具,嘴里还时不时嚎上一嗓子。     婚礼还在继续,只是沐晓月却独自一人先行离开了现场,漫无目的四处瞎逛,却浑然不知身后始终有个人在跟随她的脚步。     两年后。     “老公,救命啊!”陆婉晴从床上跳下来,随后像个树懒一样悬挂在邱少泽身上,小手颤颤巍巍指着某个地方大声喊到,“老公,我床上有条蛇。”     蛇     邱少泽好不容易才把陆婉晴从身上扒下来,皱着眉头走过去一看,差点没笑出声,“老婆假的,看把你吓得。”     说罢,他还刻意拎起来在陆婉晴面前晃动几下。     陆婉晴一脸愤怒,双手掐腰咬牙切齿大声喊到:“朵朵,石头,你俩个熊孩子给我滚出来。”     “老婆,老婆,你小点声,别吓到他们。”     邱少泽一听,上前立即安抚陆婉晴的情绪,生怕她一个不开心在牵连到他那两个心肝宝贝疙瘩。     “妈咪。”     两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扒开衣柜间的门,只露出半个脑袋瓜子看着陆婉晴喊道。     “老公,你还管不管他们”     “管,管,管。”邱少泽一边应道,一边用眼神示意那两个熊孩子赶紧爬出来,不然咱们三个都要吃不完兜着走。     “说,谁让你这么干得”     朵朵:“干爹。”     石头:“干爹还让我们给你撂下一句话,再娶不到干妈,下次他就放条真得在你被窝。”     “你们俩去给我面壁思过十分钟。”     “妈咪。”     “老婆。”     “哦,不对,是你们三个通通给我面壁思过去。”     邱少泽二话不说抱着俩小家伙就蹿得无影无踪,陆婉晴瞅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脑子不知不觉中又大了几圈。     她拨通沐晓月手机,电话一接通就听到她懒散声音,“喂,什么事”     “你丫的再不结婚,我掐死你。”     “又怎么了”     “卡尔那个混蛋,天天教唆朵朵跟石头做一些坏事,目的就是想让我给你施加压力同意他的求婚。”     “话又说回来了,你丫的到底怎么想的床都上了,再这样吊着人家也不大合适啊。”     “这还不是没到5.20吗”     陆婉晴一听,果断勾起一抹诡异的浅笑,合上电话,冲着门外大声喊了一句:“还躲那干吗出来吧……”     “老婆,沐晓月她怎么说到底松没松口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被卡尔给逼疯。”     邱少泽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突然拉着陆婉晴小手认真说:“老婆,我们带着朵朵石头去环游世界吧。”     卡尔.迪安盯着手中那张纸片好半天,愣是没看明白怎么一回事,一家四口连夜跑了,只留下一张写着520的字条备注却只有两个字‘加油’。     “老公,你说那个二货求婚能成功吗”     “够呛,他那么傻。”     “嗯,也是。”     陆婉晴转过身看一眼熟睡中的孩子,唇边随即扬起一抹浅浅笑意,听说迈特伦终于找到他的妻子,又听说贝西在伦敦举行了一场盛大婚礼,一切按部就班朝着美好方向发展。     依偎在他怀里感受他所有的温暖,陆婉晴反手抱住他的腰肢,“老公,我爱你,谢谢你给予我所有你得爱。”     苍海沧田,能有个男人把你当命一样去疼爱,女人你还犹豫什么     全本完     看过《闪婚蜜爱:拱人老公爱吃醋》的书友还喜欢
推荐阅读: 《都市极品医神》 《我只喜欢你》 《痛仰》 《娇妻捧上天